安倍政策重点误?──卡通便当、乾净厕所当典範_R维生活_钱柜亚洲真钱老虎机_金鼎娱乐app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R维生活 >安倍政策重点误?──卡通便当、乾净厕所当典範 >

安倍政策重点误?──卡通便当、乾净厕所当典範

2020-07-03

浏览量:927

点赞:807

政府缺乏应对政策是一回事,忙了老半天却推出可笑或幼稚的政策又是另一回事。安倍晋三政府最近就把日本民众搞火了,原因是政府自以为聪明的将漂亮整洁的厕所、妈妈苦心製作的「卡通便当(キャラ弁)」和女性政策连结在一起。

安倍政策重点误?──卡通便当、乾净厕所当典範

当安倍晋三再度回锅成为国家的掌舵手,誓言要用「三支箭」力振经济低迷的情势,其中一支箭,就是女性力量。2013年,确立要让女性重返职场的政策方向,2014年,注入数位女性新血官员,不过当初豪言夸下要让所有女性都闪闪发亮的政策,还看不见显着成效,近日安倍政府的发言,更是惹恼了日本民众。

今年5月内阁官房提升生活品质检讨会上,指出未来要让女性生活更舒适的其中一个提升要项,在于乾净高品质的厕所;而在推广女性政策的官方部落格中,则是介绍了努力製作卡通便当的妈妈。日本网友忍不住质疑「让女性闪闪发亮等于建造能够在厕所里好好补妆的环境吗?」「製作卡通便当根本就是製造妈妈们的压力!」认为政府不知今夕是何夕,完全重点误。

先谈一下厕所问题:初次到日本时,我也曾被日本厕所的「多重机关」给震慑到,除了现在在台湾也平常流通的免治马桶之外,走进隔间,红外线侦测到有人进入之后,马桶盖就会自动打开,马桶座也会自动加温,坐上马桶的同时,就是「音姬」发挥功效的时候了。

「音姬」是一种模拟音产生器,为卫浴设备公司TOTO于1988年时发明的产物,它发出的声响可用来掩盖上厕所时发生的水声,而过去为了掩盖「流水声」,女性们常得沖两次水的情况,在音姬出现后有了改变,证据就在于省水多了。还有一些卫生棉厂牌,发明了採用柔软素材的袋面包装,以至于拆开时不会劈哩趴啦的声响,避免像是昭告天下你的「好朋友」来了。

这些看似「鸡肋」的商品,在日本却是大受欢迎,普遍沿用至今。而我,从原本的惊讶之情也转为理所当然融入日常般平常地使用这些商品,但转个念一想,为什幺在这幺私密的时刻,女性仍得如此在意旁人的眼光呢?

日本商品开发谘询专家川口盛之助的着作《日本创意‧萌经济》(オタクと女の子な国のものづくり)中指出,这类产品的发明,源于日本人独有的「女孩子般纤细的难为情特性」,充分满足了「希望掩饰自己是活生生的动物」的需求。所以才会有人戏谑地说,美女连大便都是「粉红色」的,漂亮的女孩们成为一种符号,被剥除了个人因素,以符合、维持他人的想像。

那幺,卡通便当呢?原本,卡通便当是为了要让孩子们开心,在便当菜色塑形成卡通造型,让孩子打开便当的瞬间就是惊喜,也能在午餐时间大出风头。但相反的,每天午间上演的便当「选美」竞赛,没带卡通便当的、做得不够像的、运送过程中不小心变形的、甚至是做得太好的,都变相成同侪间的霸凌原由;以最务实的健康考量而言,为了雕塑形状,食材暴露在常温下的时间拖长变得不卫生,难以做出造型的蔬菜类比例也大幅下降,使得越来越多幼稚园、小学实行「卡通便当禁令」。

卡通便当热潮从起源于爱子之心,到现在扭曲成孩子们悲惨学校生活的原因,而最大的讽刺是,其实心理压力最大的,反而是每天都得绞尽脑汁变花样的妈妈们,她们得面对在孩子们的高度期待,以及逼自己非得当个料理大师(或者还得成为美术高手)。但政府却把卡通便当放在让女性闪闪发亮的政策推广官方部落格中,神经未免太大条。

日本作家盛田隆二则直接在内阁官房的推特上回文,「把做便当视为女性任务,这是所谓的应援女性吗?」他指摘,结合厕所议题,似乎政府仍脱离不了「理想性」女性的形塑──整理家务、养儿育女,但要让女性发光,必要之务不就是让女性从刻板印象中解放吗?与其关注在这些议题,让女性职员或议员的人数增加才是更重要的事吧?

根据朝日新闻2015年4月的调查发现,全国1788个议会中,有379个议会没有任何一位女性议员,媒体採访当地民众对此状况的想法,得来的答案是「因为女人对政治没兴趣吧」、「女人得顾家啊」。一位在西日本30岁左右年纪的不具名女性议员说,她在任期间,孩子出生了想休产假,却被质疑身为议员休产假「合适吗?」也有人讥讽为了坐月子的她「不出席也有钱拿,真好。」

我在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在《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中,瞥见了残酷的事实──这个社会总认为女人得成为母亲才能算是个「女人」,但社会虽然会女人成为母亲表示恭喜,却不会替母亲分担任何责任。所以部落格只说了卡通便当的可爱之处,却没告诉家中有「待机儿童」(指等待进托儿所的学龄前儿童,目前日本托儿所数量不足,因此影响年轻妈妈们的就业率,或者必须一兼二顾)的家长该如何是好。

这让我想起TBS电视台于今年夏季推出的趋势剧《MotherGame~她们的阶梯》,背景也是因为女主角希子的孩子排不到普通托儿所的名额,误打误撞进了贵族幼稚园,引发一连串与妈妈们的斗争故事。希子是单亲妈妈,家计已经很吃紧,还得再加上孩子的学费、补习费,这种困境中的困境相信不只发生在戏剧里,只是在现实生活,恐怕很少有人能像希子一样绝不倒下的毅力与总是逢凶化吉的运气。

安倍政策重点误?──卡通便当、乾净厕所当典範

回顾一下安倍政府的女性政策释出了哪些牛肉:包含日本全国政府机构和民间组织、企业在内,位居管理职的女性比例需提高到30%;对上班女性实施结婚、妊娠、生産、育儿等援助措施,将女性育儿休假制度的适用期限延长到3年,扩充小规模的托婴服务、增加保育员人数,以期在2017年度前接收40万待机儿童。

日本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相当高,90年代后20年间,女性在四年制大学的入学率出现快速增长,甚至超越短期大学(过去常被讥为是「新娘学校」)的入学率。上野千鹤子分析,医学院、法学院等实用科学领域的主修人数显着增加,但工学院与商学院却很少,这种就业取向呈现出母亲世代对于现状的认知与绝望,「因为母亲们在结婚前都有上班的经验,她们很清楚女人根本无法在需要团队合作的工作领域立足,也会以此劝告女儿选择可以靠着证照独立工作的学科」。

而大型企业在社员升迁考量上,男性干部常被配置在直属部门,女性干部则多半配置在行政部门,公司的重视程度出现落差。以最实际的薪水多寡来看,曾任职于日本长期信用银行(现已倒闭)的经济学家小泽雅子指出,她在单位中的年收入虽明显高于同年龄的女员工,但随着内部数度的职务异动,相较于同期进入公司直属部门的男社员,双方的收入10年间出现了近2倍的差距。提高比例、延长休假等政策,其实不能只看表面上的数字提升,政策牛肉好不好下口,内容细节仍是关键,但政府注意到了吗?

「焦虑的母亲」加诸了许多压力给女儿,女儿瞥见了自己的未来仍得步上母亲的前尘,便会成为「郁闷的女儿」,又或者无法达成期待的「自责的女儿」,男性原有的厌女观念,加上女性自身的厌女阴影,成为一圈恶性循环。

说到底,女性政策为什幺有气无力?因为安倍政府的女性政策,从来就不是为了实践性别平权的社会议题,而是着眼于劳力匮乏的经济解方,所以死角仍将持续存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