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言环保的书籍,本身是不是很不环保啊?_F辉生活_钱柜亚洲真钱老虎机_金鼎娱乐app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F辉生活 >倡言环保的书籍,本身是不是很不环保啊? >

倡言环保的书籍,本身是不是很不环保啊?

2020-06-18

浏览量:402

点赞:349

倡言环保的书籍,本身是不是很不环保啊?

类对周遭环境的影响力,在工业时代后迈入史无前例的境界,日益严重的汙染促使英国在1863年通过第一部大型现代环境法案。环保的历史就此开始,人类文明与环境保护的拉锯从此成为不得不正视的难题。

环保战场可以远在天边、在财团利益与深山林木之间上演,也可以在寻常人日常生活的各种环节里出现,不仅限于工业革命之后的发明物,工业革命前就存在的古老事物也不得不以环保的角度接受检视与定位。例如近期颇获关注的庙宇减香争议,例如书籍印刷。

阅读是有益的,书是传递知识与宣扬理念的重要工具──包括宣扬环保议题。近年市面上除了宣导环保观念的书籍外,也出现了生态文学(Nature Writing)类别。美国海洋生物学家瑞秋.卡森出版《寂静的春天》,描述一个在杀虫剂过量使用之后、鸟语及花香都消失的世界,引起美国大众对农药及环境汙染的高度关注。台湾也有刘克襄等生态文学作家们书写自然、描绘生态、提倡环保。然而在谈论环保的同时,作家与出版商也不得不面对的一项质疑:书籍印製本身可能是一种难以忽视的环境破坏。

2017年BookExpo书展上,美洲五大龙头出版社便捲入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和造纸商Resolute Forest Products的战争中。绿色和平曾对Resolute公司在加拿大北方森林的伐木行为提出抗议,Resolute则在2013年控告绿色和平诽谤及造成经济损失反击。绿色和平称Resolute的行为为妨碍言论自由,声称对方试图以这样的手段压制所有反对声浪,更进一步在2017年的BookExpo上取得一个摊位,递交连署给主办方,呼吁各出版商协助捍卫言论自由并向Resolute施压。

一向注重永续发展的Hachette Livre积极响应绿色和平,但绿色和平从五大出版社得到的回应普遍趋向中立。

HarperCollins澄清,从Resolute购入的纸都产于非争议地区,出版社重视永续经营与环境保育,同时也支持各公司、团体的言论自由。Penguin Random House则提到要找到对环境负责的纸商十分困难,呼吁供应商应该重视自然生态与旗下员工的权力。

Resolute与绿色和平间的战争迫使出版社正视传统书籍印刷可能对环境造成的伤害。为了能在传递知识的同时保护地球的未来,全球出版业者正不遗余力地试图绿化书籍。非营利组织Green Press Initiative于2001年创立,致力于促进出版业的环境保护意识,并敦促上百家出版社签属对环境负责的条约,以提高再生纸使用率与经森林管理委员会(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认证纸张的使用比例为目标。而美国的切尔西绿色出版社(Chelsea Green)也正在研究使用由剪草、大麻及其他植物製成的环保纸,以达到保护森林的目的。

除了控管纸张来源外,少量印刷与节省包装也成为解套方法,电子书更提供将纸张使用降到最低的阅读途径。美国电子书出版社Publerati的创始人加勒.梅森(Caleb Mason)便建议大众对一本书产生兴趣时可以先读电子书,若认为值得收藏再取得该书的实体本,如此一来便可减少纸张浪费。

电子书或许还不是阅读价值与环境永续间的完美解决方案,但是文化与生态并不是可以二选一的情况。当没有任何一方可以放弃时,我们只能不断尝试,在自然与人文之间找寻那个能够缔造和平,无限趋近于完美的平衡点。

Publisher Weekly、Green Perss Initiative

相关阅读